斜阳

即使下一刻就停止呼吸,这一刻我也不会放下手中的笔。
——生命不止,画笔不停。

十年记(二)

毕业两年。

我快疯了。

想不开,什么都想不开。我为什么要走这条路,会被歧视的美术生这条路。我坚持认为着这个身份会让我受到歧视,这个想法本身就很有问题,但我无法摆脱它。

真的快疯了,压抑、暴躁。

我对我的初中同学多多少少都做了些很过分的事。我无法再相信谁。我不知道如何和人相处,我理解不了任何心理活动。

朋友,高中的朋友。大概每隔一段时间换一个。厌倦了,我便不将任何人当朋友。

我,疯狂的渴求爱。但又拒绝着别人。

我知道在他人向我寻求安慰的时候我该说些什么,但是打出来的是另外一些东西,空洞、没有人格的话语。

崩溃了。我愤怒地践踏着自己。

没有和初中同学见面。失去了对他的恋慕。

我正在伤害着关心我的那些人们,我知道,但是,没有人能救我。

站在窗台上的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恐惧。

最后没能跳下去。

我恨。

评论(12)

© 斜阳 | Powered by LOFTER